吴忠:武术是我人生中的闪光光点

吴忠打出生就是个淘小子, 不到一岁, 没学会走,便跑得大人也追不上。活泼好动的他, 让父母既开心又操心。好在,他的母亲有个当武术教练的小学同学,这下子,他的精力终于找到了释放口儿。 母亲将他带到教练的跟前儿,教练一摸他的筋骨, 连连点头, 嘴里还不停地说:“这是个练武的苗子! ”就这样, 他的一只脚踏进了武术的大门。 那时候的吴忠只有五岁。

习武是件容易的事儿, 像极了一群孩子在玩耍; 习武又是一件很难的事儿, 每一个武术动作都不能儿戏, 参与这项运动的人很多, 能够坚持下来的寥寥无几。 过了几天新鲜劲儿, 吴忠便打了退堂鼓,不断地跟母亲赖皮,说什么不再去上课。 母亲没生气,只是告诉他,不论干什么, 都需要持之以恒。“你知道电视里的大侠吗?你看他们哪个不是经过很多年的苦练才练就绝世武功的? 你想要成为能够飞檐走壁的大侠, 就得坚持下去”,吴忠说:“母亲说话时很温和, 语气却十分坚定,我懵懂地看着她,只觉得这次母亲是认真的,绝没有跟我开玩笑。 ”

有了母亲的陪伴和督促, 吴忠慢慢地也便不再嚷嚷着累了。 随着会的武术动作越来越多, 吴忠也开始为自己能够完成这些动作而自豪。 有了这种成就感的支撑, 他算是塌下心来双脚迈进了武术的大门。

在市体校, 吴忠师从程亚霖。 在吴忠的眼中,教练亦师亦父。 训练中他要求极其严格, 对每个武术动作都要求必须做到位; 在生活中, 他又如父亲般对学生关怀备至。 有这样的教练, 身边还有与自己同龄的师兄弟, 吴忠慢慢适应了体校的生活。“但训练仍旧是一样的基本功, 一样的招式,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我偶尔觉得倦了, 就自己研究了招式打着玩儿, 训练过程中也会夹杂着一些自己的想法。 有了这些新东西, 训练起来也不那么枯燥了。”吴忠说。

到了 2009 年,12 岁的吴忠毫无意外的被选入省队。进入省队后,无论是训练场地设施, 还是方式方法, 都有了很大改善提高。在这里,吴忠的武术水平也有了质的飞跃。 到了2010年,他便开始代表省队参加全国各项赛事。2014 到 2019 六年间,他更是获得全国大小赛事多项冠军:2014年全国青少年比赛剑术冠军、 枪术冠军、 拳术冠军;2015年全国青少年武术套路比赛拳术第一名;2015年全国青少年武术套路比赛剑术第一名;2018年全国武术套路冠军赛枪术第四名;2019 年全国武术套路冠军赛剑术第二名;2019年全国武术套路冠军赛枪术第五名;2019年全国武术套路冠军赛拳术第五名……一次次优异的成绩,对他而言,既是荣誉,也是压力。 2014 年于吴忠而言,是收获的一年,在这一年里, 他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功,之后备战2015年全国锦标赛, 他的心态便有些不同寻常的波动。 回忆当年, 他说:“那时的我急于突破, 想要通过更加完美的表现来维持上一年的战绩, 但任何体育竞技都不可能一蹴而就, 结果自然不尽如人意。”自身压力过大, 导致吴忠在比赛中技术动作出现变形失误,最终成绩并不理想。

比赛成绩虽不理想,但这一年多的经历却让吴忠受益匪浅。经此一役,他抗压能力不断增强, 对待比赛的态度也逐渐成熟。他说:“那时的我只有 17岁,训练时心无杂念,好胜心强, 在那时的我看来只要好好练, 就能取得好成绩,今年拿了第一,明年也一定可以, 丝毫没有意识到我在进步别人也在进步,更没有体会到挫败感。可经过了这一年的起起伏伏,我长大了不少。懂得了如何调整心态, 知道了何为体育竞技。 ”

2019年, 25岁的吴忠退役了。 虽然退役, 但他却未退出武术领域。 对于自己的未来, 他有着很多憧憬, 但他第一步做的, 仍旧是通过层层考试, 成为了一名武术教练。 他说: “只有自己养活了自己, 才能再谈梦想。 中华传统武术历史悠久, 但全民普及率却并不高, 在这个互联网高速发展的年代, 大家对于武术的评价两极分化太过严重, 懂的人连连称赞, 不懂的人一味贬低。 目前人们对武术的认知还停留在八九十年代的武侠电视剧中, 认为练武就应该飞檐走壁一个打十个, 但事实并不是这样。 国家推广的竞技武术是以全民健身为基础, 融入传统武术, 攻防意识以及传承武德为主, 因此现阶段竞技武术中的竞赛规则不够完善,评判标准也很难做到统一, 导致武术进入奥运会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的延后。 作为一名武术人, 我觉得十分遗憾, 因此,若有合适的机遇, 我仍旧想为中国武术略尽绵薄之力。 ”(记者 崔明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