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电影《摔跤吧!爸爸

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开场有个镜头,那就是马哈维亚想看电视里关于的摔跤的新闻报道,可是信号不好,便让弟弟在天台上摇摆天线,直到视频正常,并且让他一直手扶着,而自己则是津津有味的看着,难免因为自己国家的摔跤没有进展而唏嘘,结果引来旁人的不满,觉得他是大言不惭。看到这一幕很自然的就勾起了自己童年的记忆,电影里面的场景和操作其实我这一代人都经历过,当时我还是在农村,家里的电视还是黑白电视。早期村里的电视不多,谁家有台电视都是很有面子和身份的事了,没有的人就会聚集到他的家里看电视,即使是现在觉得枯燥无味的节目在当时大家都觉得好看,因为那时候节目少,也就物以稀为贵,只要是能播放的都觉得好看,哪怕是听不懂,看不懂的戏剧类。记得当时播放一些港剧,如《十三妹》、《射雕英雄传》等,都是每周播放两集,而且还是晚上十点钟,大家也能等着,不在乎第二天晚起来干活。那时候乡下结婚最值钱的东西就是黑白电视,更寒酸的嫁妆则是一床被子,或是一辆凤凰牌自行车,后来电视机也普及了,一些人的家里变成了彩电。

开始我家里也是一台黑白电视机,也是在窗口安了天线,农村人对这些东西并不了解,也是误打误撞,左右摇摆,直到觉得画面清晰的时候这才停住。一些人觉得天线装的越高就越对电视的画面清晰度越有帮助,所以他们习惯了竖起高高的竹竿,把天线装到竹竿的顶端,也有人认为越空旷的地方越容易接收到信号,也有人选择在空旷的地方安上天线,技术就是这样实践过来,一些人还特意在天线上面挂几个空可乐罐。我说的天线可不是那种像锅盖一样的高科技,而是拉几根线,再绑几根木条,牵一条线插入电视机后面的接口,等村里家家户户装了闭路电视,也就不需要这些天线架子了。不过很遗憾,家里的那台黑白电视机是被我砸坏的,因为经常被村人刁难,怨气很久了,有一次被邻居叶家欺压,又不敢和对方冲突,毕竟他家里儿女多,我没地方发泄就把电视机给砸了,这当然是懦夫的表现。就算我是一个身强力壮的人,能打得过一个,也打不过他们家那么多人,更打不过村庄里那些视我为外乡人的人。

如果把这部摔跤电影和我们的《夺冠》放在一起,我们的东西只能自惭形秽,一直被很多网友冷嘲热讽的阿三,仍然有很多东西是我们无法超越的,可我们的很多同胞都习惯了自大和傲慢,这是一种病态,更是愚昧,因为我们的传统不是这样,而是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就连孙子也说过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上个世纪的氛围大家还敢承认不足,能接纳不同的意见,但是现在,大家都不愿意听到自己的缺点,把真话视为负能量,非得过着那种皇帝的新衣般的生活状态,这就是病态,而且是通病。就说电影,韩国、日本、越南、泰国、印尼的动作片已经后来居上,几天前看了《浪客剑心之人诛篇》,里头的打斗看的让人热血沸腾,而且这些都是没有替身,没有特效,这当然不是国内那些伪娘、小鲜肉能做到的。香港的电影还有人在苦撑,还能看到一些记忆里的特色,就是有点狗尾续貂,完全不如韩国电影里的精彩。可香港有人在苦撑,内地则无人苦撑,因为没人,大家的视觉也就随波逐流,只能把烂片当经典了。从《少林寺》、《黄河大侠》、《武林志》到现在,内地还能有多少真人真打的电影拿的出手,下月有部电影《怒火·重案》会上映,这部电影是陈木胜的遗作,但是,香港的电影天赋并不是师承内地,在没回归之前它们就很繁荣了。

我们的电影开放还是上个世纪,主要是八十年代,那是小文艺复兴,和当下精神枯燥无味比起来,我还是很怀念过去的,现在根本没什么东西值得怀念,我们所熟悉的人都是从上个世纪走过来的。一旦这些人仙逝了,在这个世纪我们的人才是否会凋零,反正现在的文艺激情很冷淡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一些地方也只是表面上浮夸一下,其实一无是处。有些东西不是觉得大家无知了,或是煽动排外情节就可以让自己的一些东西进步,如日本历史剧里面都在批判制度的缺陷,我们的历史剧仍然是在讨论昏君和明君,讨论忠奸,这种盼着有好皇帝,好官的思想已经毒害了子孙几千年。据说前段时间因为上映《速度与激情9》,一些电影公司都不敢让自己的东西上映,不知道《黑寡妇》国内会不会上映,这部比速度电影更精彩,如果上映了,想是国内的一些电影又不敢同时上了。可害怕不能解决问题,国外还有很多精彩的电影,即使国内没有上映,大家也能在网络看到,不如别人的现实还是无法改变,不如别人就应该承认,靠诋毁和抵制也掩盖不了自己的失败。要改变就得提高自己电影的质量,当然,这些都需要摆脱一些僵化的规矩,定规矩的也不能完全认为是广电部门,他们也是打工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