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时代中国武术的价值应有所不同

“价值属于关系范畴,从认识论上来说,是指客体能够满足主体需要的效益关系。”就中国武术的价值而言,这里的“客体”是中国武术,“主体”是人民群众。既然,中国武术的价值体现为人民群众这个“主体”的需要,那么,不同的时代,中国武术的价值应有所不同。通常情况下,人们往往根据事物客观属性的理解、结构划分来进行功能的挖掘,根据自己对事物的需求程度来进行对价值的开发。这里的“结构是构成该事物的各个组成部分,是事物之所以成为该事物的内在组织形式”“功能从一般的意义上说是事物具有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作用”“价值是事物满足人们主观需求的产物,更多的是人们主观追求的结果”。

英国社会人类学家马林诺夫斯基认为社会文化中的风俗、习惯、制度、观念、信仰以及物质设施等无不与某项确定的需求相对应,并以此为基础提出了著名的两个假设:功能普遍性和功能不可缺少性假设,即功能普遍地存在于任何文化现象之中,任何文化现象都发挥着不能被其他文化要素所取代的、必不可少的功能。按照结构功能主义的观点,马林诺夫斯基所说的这种“不能被其他文化元素所取代”“必不可少的功能”不能离开结构,而结构又与系统高度相关。

中国武术作为一个文化子系统,我们可以从纵的方面对其“客观属性”进行理解、从横的方面对其结构进行划分,从而挖掘出其功能,并开发出其应然的价值。纵向来看,中国武术的发展典型地表现为“二元互补结构”:在古代社会,中国武术的发展表现为军事武术和传统武术发展的“二元互补结构”;在近现代社会,中国武术的发展表现为传统武术和武术运动发展的“二元互补结构”。也就是说,中国武术包括军事武术、传统武术和武术运动三大组成部分。1901年,武举制废除后,军事武术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之中。而1911年,马良在其“马氏体操”基础上创编的“中华新武术”的出现则标志着武术运动崭露头角。

军事武术是中国武术之根,属于军事技术的范畴,讲究“一招制敌”,强调“练为战”基础上的技击动作运用,表现为“能击善舞”的技术特点。据此,我们可以挖掘军事武术的技击功能、表演功能和经济功能;通过这些功能,可以开发出军事武术的军事价值、艺术价值、科学价值和经济价值。传统武术是武术运动之源,属于综合实用技术的范畴,讲究功法训练、“艺体用”并举,强调套路演练基础上的记忆、展示技击动作,表现为“打练合一”的技术特点。据此,我们可以挖掘传统武术的表演功能、健身功能、技击功能、教育功能、经济功能;通过这些功能,可以开发出传统武术的艺术价值、健身价值、军事价值、教育价值、经济价值和文化价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