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商记者体验拳击运动:作为挨打方 也感受到了拳击的魅力

9月18日下午,华商报记者在西安市秦士拳击俱乐部体验了一场拳击比赛。对手是曾在1993年第七届全运会取得第五名的陕西拳击名将宋建琳。比赛仅持续了一局半,记者就爆汗、喘粗气、累趴下。

比赛时,记者戴上了厚厚的拳击头盔和拳击手套。教练指导说,不用时刻保持着握拳姿势,这样容易使双臂太过僵硬,而且还耗费体力。保持放松,只有当出拳时再握紧拳头。在裁判简单介绍了比赛规则和击打范围后,记者和宋建琳双拳友好地接触。而这正是拳击比赛的礼仪,主要是体现双方友好比赛的态度。

第一局比赛开始了,宋建琳一直保持着防守姿态,示意让记者主动进攻。在他的脚步带动下,记者也有样学样般碎步挪动。这种独特的碎步挪动可以使拳击手快速移动的同时还能保持自身的平衡。就像记者每次出拳,宋建琳像是武侠小说中武功造诣极高的大侠,闲庭信步就能躲闪开。在第一局的前半段,记者不停地出拳,宋建琳几乎仅靠步伐就躲掉了99%的有效攻击。

第一局下半段,宋建琳开始攻击,使用的是拳击比赛中较轻的直刺拳,打在记者头部的保护头盔上,记者瞬间赶到脑袋嗡嗡作响。每中一拳,只能挨打的记者就慌乱了起来,刚要出拳还击,又中一击刺拳。

拳击比赛每局只有三分钟,看似很短,其实站在拳坛上比赛,那时间很漫长。终于,记者狼狈撑下了第一局。可别小看这三分钟,记者已经是满头大汗。在运动圈有句俗语:宁练马拉松,不打三分钟。说的就是拳击比赛的高强度。

按照规定,一局比赛后可以休息一分钟,拳手可以在这个时候补充水分,教练组还会帮运动员放松。在拳击比赛中,有些运动员会“不小心使牙套脱落,从而换来短暂15秒的比赛暂停来得到休息”,可这种小聪明如果被裁判发现通常是要被扣分,但是如果是被对方打掉了牙套,是允许粘贴重新戴上的。

第二局比赛开始,宋建琳靠近到记者的攻击范围内,弯腰晃动着自己的头部、肩部和身体。可就当记者瞅准时机准备全力向他头部打去时,他又一下闪开了。由于记者这一拳全力挥出,也恰恰暴露了自己面部的防守,宋建琳又是一拳,直接命中。第二局仅仅进行了一分钟,记者的体能严重下降,甚至步伐都乱了起来。双臂连防守的姿态都无法保持,实在是坚持不下去趴在场边。

虽然仅仅打了一局半的比赛,作为挨打方,却感受到了拳击的魅力。记者感受后说:当站上拳坛,跟着对方的步伐移动时,真的可以做到那种忘我的境界,四周的呐喊声都消失了一般,全身心地盯着对方的双拳和身体,同时也感受到这项运动对体能甚至是意志力的巨大考验。“当你戴上拳击手套站在拳台上,你会爱上这项运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