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拿过全省柔道锦标赛三连冠 退役后梦想把大众柔道发展下去

  一阵拉扯,6岁的大帅被一位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小朋友摔倒在了垫子上。一个起身后,虎头虎脑的宝宝冲着自己的对手鞠了个躬。

  “对,我们要感谢对手,所以要给对手施礼,因为对手是在帮助我们成长;我们要感谢我们脚下的柔道垫,因为柔道垫的存在保护了我们的安全。”大帅所在的这家名为“济南一家道馆”的馆长赵立涛在一旁说着。

  “作为曾经的职业运动员,我的初心就是想把柔道这个项目传承和发展下去。”在上了两个小时的课后,赵立涛终于有了时间。

  大帅的爸爸党亚林,在一旁全程目睹了孩子被“拉扯”倒地的过程。这一幕,他已经见怪不怪。

  党亚林告诉记者,自己是一位在雄安新区工作的程序员。自己每周最期待缓解压力的方式,就是周五乘坐火车回到济南后,在周六同全家来到道馆训练。

  三年的训练,夫妻俩都成功地成为了柔道一级选手,这样的级别已经在柔道的业余水平中属于天花板的存在。“将来肯定想要成为带‘段’字的选手,这样就证明我的实力又上前迈了一个大步。不过肯定还是有很大一块距离的。”党亚林很谦虚。

  作为一家人中最先接触柔道的妈妈,耿佳更是表示能和一家人在一起训练,是自己的幸福。“在身体机能已经开始走下坡路的时候,练习柔道可以保持身体的灵活和力量,而且和我爱的人以及爱我的人在一起训练,这种感觉是美好的。”

  在柔道业余选手的评级中,数字越小表示等级越高。在一家人3年的努力下,爸爸妈妈已经是一级,大女儿党东凝也已经达到了六级的水平,党东凝那绿色的腰带,便是自己实力最好的证明。她在去年济南市第八届青少年运动会上还获得了柔道第三名的好成绩,“当然也想靠着自己的努力去更前进一步,我也相信一定会的。”12岁的大女儿对记者说道。

  “我的柔道水平我觉得还行,我太小了还没有考级,但是我现在不害怕摔倒了呢!”一旁的小儿子大帅党东博显得很骄傲。

  “现在家里客厅的茶几已经被撤掉了,换上了两块柔道垫,我们娘仨平时在爸爸不在的时候也会单独训练去提升柔道的基本功。爸爸在雄安每周也会去跑上两个五公里或者十公里,然后再练习一下柔道的技能。我们这一家也算得上是‘共同进步’吧。”耿佳说道。

  作为“济南一家道馆”的创始人,馆长赵立涛在2013年创办了济南市第一家以柔道为主打的这家道馆。经过九年的发展以及三次的地址迁移,一家道馆变成了现在四百多平的规模;而这九年期间,道馆前前后后一共服务了一千多位客户。

  “其实说白了就是心里的那个柔道梦吧,刚退役的时候总觉得自己还没练够,就想有个地方自己还能比划比划。”作为山东省柔道锦标赛三连冠、中国柔道协会段位级位培训师、考官、国家一级裁判的赵立涛,内心对于柔道有着太多的感情。

  高考的作文题“本手妙手俗手”中蕴含的人生哲理,赵立涛在柔道中也有自己的领悟。“柔道不但是运动还是一门哲学,刚柔并济的中庸之道。把精神和身体的锻炼,让人通过训练去达到二者合一的境界,这也是为什么在正式训练前我们需要先冥想一分钟。在这一分钟里,你就要放下一切你的标签,穿上道服,大家就是一家人。无论身份高低贵贱,在道馆里永远就是伙伴关系——相互成就,共同进步的伙伴关系。”

  柔道和摔跤,本身有着不少的相似之处。济南作为全国闻名的四大跤城之一,在柔道的发展中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老一辈留下来的东西到我们这里需要继承和发扬,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坚持柔道的原因。其实柔道是一项修养,它让你具备将对手致伤甚至失去战斗力的身体能力,又让你拥有对这种能力收放自如的心态。这也是一门学问,普通人应该具备应对危险的能力。而当正常状态下又要将这种能力‘隐藏’,才是真正的侠之大者。”赵立涛说道。

  “我也算得上习武之人,自然就有自己的‘江湖梦’。少年强则国强,我希望看到的下一代是阳光向上健康的新一代,因为‘江湖’早晚属于他们。”赵立涛笑着说。

  “我认为柔道最大的魅力是在于你的技能达到一定水准之后,去配合他人成全他人,这样的配合和成全是相互的。而在这短暂的训练期间,我们可以真正做到放下身份,与一切压力绝缘,这是我最享受的。”实力同样达到一级、职业为律师的张园,在挥汗如雨后对记者说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