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昌武术村:五岁起练基本功 新媳妇进门要学武

“啊哈嗯……呼哈耶……”这是自100多年前屯昌坡陈村上空延至今日回荡的习武之声,今天听来,依旧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大马五形桩第五代传人78岁的许恒尚老人正在练习拳法本版图片均由见习记者何清滚摄

“啊哈嗯呼哈耶”这是自100多年前坡陈村上空延至今日回荡的习武之声,今天听来,依旧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坡陈村武术虽然经历过几十年的低谷,但是坡陈大马五形桩重出江湖向世人展现其独特魅力。而且一个多月后,大马五形桩将会登上全国武术大赛的舞台表演,将为大马五形桩进入中华武术目录迈出第一步。

6月25日上午,坡陈村上空的阳光极好,村口的大榕树下悬挂的几个沙包时常会有孩童前来踢打。大人们睡吊床、聊天,全村习武100多年后的如今,村里的老武馆已经残破不堪,祖师爷庙前两面武旗高耸飘扬,让经此路过的人远远就能看到这是个尚武之村。

只是此时他们心里考量的一定是下午田里的农活或是今年的收成。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同一时间,在30公里外的海口,海南省武术协会刚刚接到中国武术协会的一份通知,“2014年,全国武术运动大会”点名邀请坡陈村村民前往北京表演“大马五形桩”。

从省武术协会拿回通知的屯昌县武术协会顾问陈宋君来不及回到屯昌就已经将好消息通过电话第一时间告诉了屯昌武协。会长吕常春和秘书长赵泽梓兴奋的同时也开始绷紧神经,因为通知要求,大会将于8月8日在北京举行,他们要在7月6日前将队员名单上报北京。接到通知之后,陈宋君、吕常春、赵泽梓马上与屯昌县各相关部门、领导沟通商讨选拔、排练、赴京等各事宜。

再有一个月多的时间,大马五形桩的传人弟子将整装北上,登上中国最高的武术表演舞台。这不仅是一次演出、一次比赛,更是大马五形桩七代传人经历了百年的梦想。

在坡陈村的村口正在修建的是一个习武广场,两面武旗飘展映衬在蓝边白云间,是“武术村”的一个标识,更是习武人的信念。广场旁是村人修建的“祖师爷庙”,其中还陈列着枪、戟、刀等各种兵器,不少兵器也已经传世百余年。门口一副对联如此写道,“师父传武已五世,弟子功名扬四方”。虽说如今已是第五世传承,其实已经有第七代直系弟子,最小的叫许治山,年仅7岁。许治山目前已经学会第一套拳,第二套虽不熟练但也能够练打一番。

据相关记载,坡陈村人最早见到大马五形桩是在清朝咸丰年间,一位名叫许乐华的年轻人云游至此地开武官教授武艺,遭到当地一位武术高手的挑战,称想在此地开馆,需将此人打败。怎奈许乐华大败而归。离开屯昌三年苦练武艺后回到屯昌,许乐华希望再次与对手比试,不料对手已不在人世。为了发泄失去与对手一绝高下机会,也是为了向村人展示其武艺成果,便一掌将五指戳进了榕树杆。

坡陈村村民许姓兄弟见此情景非常震撼,便将他带回村里款待。许乐华向村人展现绝活,以出神入化的鹤爪、龙拳、虎擒、龟头缩归、狗闯拳掺杂交加,命名为“大马五形桩”。许姓兄弟商议,发动全村人拜其为师。许乐华传授技艺除拳外,还有刀、枪、棍、盾、钯等兵器。待弟子学成他便消失于江湖。而许氏兄弟许颂诗、许德诗、许墩诗就成为了坡陈村大马五形桩拳的第一代直系弟子传承习练。

至此,坡陈村开始习武,且是全村习武,无论男女老幼,孩童5岁开始练习基本功,外村嫁过来的媳妇进门就要学武。坡陈村逐渐成为闻名全岛的武术村,不少人还到周边各地去传授武艺。

大马五形桩属南派少林拳种,在屯昌坡陈村传承的第三代、第四代期间,已经在海口、琼山、定安等多地设馆传武,并且赢得当地武术高手的敬佩,乃是大马五形桩发展的高峰时期。但是,随着生活压力的增加,坡陈五形拳一度进入低谷20余年。

上世纪80年代,大马五形桩的第六代直系弟子许宇焕20多岁,自幼与父亲(第五代传人许恒尚)练习拳法,白天下农田干活,晚上村人一起练武教武。但是随着思想的开放和当时经济条件的每况愈下,坡陈村的年轻人开始为了生存自谋生路。进城打工,外出求学,即便是留在村里的人也都想为了什么活而赚钱,习武成了他们当时最不实用的本领。许宇焕学到的武艺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荒废,学到的许多招数和套路也很少被提起。

“20多年的时间里,我们村都很少练武,但是武术村的名气在外,很多人还是知道我们的。”今年50岁的许宇焕告诉记者,其实习武已经扎根在坡陈村每个村民的骨子里,即便是多年未练,但只需要一个理由,村里的老老少少就可以随时集结操练起来。

去年11月,首届海南省武术锦标赛在儋州举行,作为曾经名扬岛内的大马五形桩应邀参加,由第五代直系弟子许桓尚带领8名村民,将大马五形桩带到了比赛场上,并且一举获得集体一等奖。为此坡陈村燃起了鞭炮,摆起了流水席,因为这是村里几十年来最大的一件喜事。

坡陈村的村民看到了祖辈传下来的武术为他们带来的荣耀,振奋他们的信心。加上屯昌县武术协会成立后对其进行的指导和规范,新建武术广场,重新定制练武兵器,组织村民参加各种武术表演,坡陈大马五形桩拳开始重出江湖。“其实早在1960年代的时候我们就曾经带着这套拳参加过广东省的比赛,也取得过名次。那是大马五形桩第一次走出屯昌,外界对这套拳法的印象非常好。”村民们告诉记者。提及当年的的成绩,村民的脸上个个都洋溢着骄傲。

“在坡陈村的村头随便找个村民就能打几套拳,不分男女老少。”不少屯昌人这样告诉记者。尤其是在晚饭过后,村里的女人们喜欢像城市里的大妈们聚在一起,虽然也学跳广场舞,但是更多的时候是同男人们一起打拳。村口的大榕树吊挂起来的数个沙包已经有了被踢打无数次的破旧痕迹,即便是中午,记者也看到几个小孩正在练打沙包。

“学武首先要学武德。”这是许宇焕同村里人的共识,连小孩也从练武的第一天就铭记此训。十岁的小周在小学读书,记者问他为什么喜欢练武,他说:“强身健体。”记者问:“和小朋友打架吗?”他说:“练武不是为了打架。”“有些大年纪的孩子有时候会欺负我,拍我的头,我就躲开他们。”“师父告诉我们要忍,否则别人会说我们练武的人没德行。”小周的师父就是许恒尚,许恒尚如今也已经是村里武术的掌门人,向村里每一个人传授武德与武术。

回到坡陈村就要习武,无论是进门的新娘还是归来的游子,虽不强制,但却人人向往。“崇武尚德”四字就如同坡陈村口石碑上刻的一样,坚固的守护在坡陈村历经百年从未离弃。

重出江湖的大马五形桩逐渐被更多的人认识,参加更多的活动。几天前,2014年全国“市长杯”武术太极拳比赛暨武术文化与城市发展论坛在琼海博鳌举行,大马五形桩登台作为开场表演。也正是这次表演让大马五形桩得到了专家的一致认可与赞叹,同时也得到了国家体育总局武术运动管理中心主任高小军的关注,也正是这次机缘,大马五形桩将在“2014年,全国武术运动大会”上向世人展示他们的百年武术精神。

“目前屯昌县正在着力打造坡陈村的美丽乡村建设,开发武术村的旅游产业,让村民在习武的同时不必去担心生存问题,也就不会出现当年为了生存放弃习武的状况。”屯昌县武术协会秘书长赵泽梓说。另外,屯昌将积极申请坡陈村为国家级武术之乡,坡陈村的武术需要被更多的人所认识和了解,“我们希望通过参加比赛和表演,能使大马五形桩进入到中华武术目录。”屯昌县武术协会顾问陈宋君说。

为了传承和普及坡陈武术,屯昌武术协会将与坡陈村周边小学沟通开设武术课,让许宇焕等人前去教课。“慢慢会有更多的学校开设武术课,并成为常规课程,让更多的孩子从小学习武术。”赵泽梓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