跆拳道分为几级几段

跆拳道的道带主要有十一个级别,初学者的道带为白色,最高级的道带为黑色。跆拳道的道带颜色分别是白带、白黄带、黄带、黄绿带、绿带、绿蓝带、蓝带、蓝红带、红带、红黑带、黑带。级别由白色往后逐次递升,以黑带为最高终止。同时在这些带后又划为分几级几段,黑带后以段位划分,其余带后皆是

跆拳道的道带颜色后又是如何划分级位段位的呢?在跆拳道道带白带、白黄带、黄带、黄绿带、绿带、绿蓝带、蓝带、蓝红带、红带、红黑带的级位从10级逐渐降低到1级,简单来说就是带的级别越高级数越小。与其他带不同之处在于,黑带以段位区分,段位越高则段数越大,从1段最低开始到9段为最高终止。

跆拳道学习必须经历的.过程就是实战,如果在没有穿护具的情况下进行实战是很容易受伤的。因此在实战练习时穿戴护具是较好的自我保护措施。护具包括护胸、护腿、护裆、护头等。

包揽全运会空手道男子个人型冠亚军

本报讯 记者李波 卓朝兴 通讯员陈倩佩 黄云报道:9月18日,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空手道比赛男子个人型项目决赛在陕西西安举行。代表广东队参赛的我市运动员、由湛江市少林学校培养出来的名将——母世科勇夺金牌。

据悉,空手道最早起源于中国武术,原称“唐手”,后发展于日本。经过前期的积分赛、资格赛,第十四届全运会空手道决赛阶段比赛共有来自全国24个省(区、市)的141名运动员参加,设8个竞赛项目。其中,“组手”比赛采用单败复活赛制;“型”比赛采用小组赛,共分两组进行。

值得一提的是,湛江市少林学校作为全国极具影响力的空手道人才培养基地,此次有6名实力雄厚的学子参加本届全运会空手道比赛。其中,母世科、杨康威代表广东队出战。在9月18日进行的第十四届全运会空手道男子个人型项目决赛中,经过激烈角逐,由湛江市少林学校培养出来的两名优秀运动员——母世科、郑乾驱(代表陕西队参赛)分别取得金、银牌,杨康威则获得第五名。

据介绍,母世科小学入读湛江市少林学校。多年的历练让母世科对空手道这个项目有着深刻的理解,最终,母世科以25.60分的成绩获得本届全运会空手道男子个人型冠军,为广东省代表团再添一金。银牌得主郑乾驱小学入读湛江市少林学校,在湛江市少林学校度过了小学、初中、高中的难忘时光。

力量与技巧的角逐 且看民族式摔跤运动员如何大显身手

央广网博州9月14日消息(记者 李昊轩)9月13日下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十届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竞赛项目民族式摔跤火热开赛。

摔跤是我国古代各民族狩猎、防御野兽的手段之一,后成为民间农闲时田间地头的竞技游戏,广受各族群众喜爱,并根据不同民族的特点制定规则,衍生出各自的跤种。

据了解,本届民族运动会中民族式摔跤共分7个跤种,分别为博克(蒙古族式)、且里西(维吾尔族式)、格(彝族式)、北嘎(藏族式)、绊跤(回族式)、希日木(朝鲜族式)、库热斯(哈萨克族式)。

9月13日下午,在新疆博州综合体育场馆进行了“北嘎”和“格”两类摔跤比赛,赛场内运动员按照不同重量级划分,三组不同重量级的选手同时进行比赛。

“格”,彝语称为“杏格”,流行于四川、云南、贵州等彝族地区。据文字和口头记述,自从有了彝族就有了“格”的竞技运动。在“格”的比赛中,运动员需要双手从两侧抓住对方腰带,通过腰、脚(勾、掰、翘、挑)等技术动作应用,将对方摔倒为胜。

“北嘎”是藏族的一项传统体育项目,早在原始社会时期,藏族摔跤的雏形就已出现。比赛时,双方运动员必须按要求双手抓好对方腰带,仅靠腰臂之力提起对方将其旋转摔倒及用脚绊或蹬踹对方。运动员肩、背、腰、臀、头、体侧的任一部位着地即为负。

“稳住!”“压住!”赛场上,运动员铆足了劲,赛场下,观众的加油打气声不绝于耳。这场力量与技巧的精彩角逐,不仅让观众大饱眼福,也已经成为了运动员间互相交流学习的重要方式。

这些摄影师有点坏啊!25个运动员在场上被摄影师抓拍的尴尬瞬间!

运动员们在比赛场上往往都是拼尽全力去争夺胜利,但有时候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一些失误,也会在某个瞬间呈现一些夸张的动作和表情。而比赛场边一般都有很多摄影师,他们会不停地拍摄运动员比赛的精彩时刻,同时也拍下了一些让人看了感觉比较尴尬或搞笑的瞬间:

花样滑冰赛场上,美女需要抱起倒立的男搭档,可能是因为力量不足或者脚底打滑,结果导致男搭档直接来了个倒栽葱。

这张照片看上去委实有点尴尬,摄影师拍摄的角度刁钻,美女的头部正好出现在了男搭档的屁股下面。

摔跤场上,裁判为了看清双方的动作,一不小心头直接撞到了一个女选手的屁股上,这让女选手多尴尬。

这两个摔跤选手纠缠在一起,看这个选手的动作和表情,还以为是一个人在表演柔术呢。

不知道这是什么比赛,两个选手同时使出了黯然销魂腿,动作舒展,一看就是功力深厚!

足球场上,白色队员直接从后面踢中了蓝色队员的裆部,男同胞们看到后都会裆下一紧吧!

这个队员一不小心与足球来了个亲密接触,脸部被足球击中后扭曲变形的瞬间被摄影师拍了下来。

篮球场上,“大胡子”戴维斯想从对方球员怀中抢球,两人的姿势和表情会不会有点邪恶?

这是板球场上一个刹车不及导致的追尾事件,下面的选手头直接撞进了别人的屁股里。

选手们有时候在比赛时会呈现出奇怪的表情,那是因为他们用尽全力在比赛,虽然看上去有些搞笑。

这两个拳击比赛的选手赛前为了打击对方的气焰,一开始相互瞪眼,最后直接亲了上去,打是亲骂是爱,果然是有道理的!

不光是选手,啦啦队也是赛场上的靓丽风景,当然她们也会有失误的时候,这个美女落地时就一屁股把下面的队友撞倒了。

不管尴尬与否,运动们都是在尽力争夺胜利,同时也为观众奉献精彩的比赛,向所有运动员致敬!

武术套路比赛“首秀”省运会竞技项目

多彩贵州网讯(本网记者 付磊 徐汝曼) 7月20日,贵州省第十一届运动会竞技体育组武术套路比赛落下帷幕。赛后,参赛运动员、教练与记者分享感受时,说得最多的是“抠细节”。

武术套路赛事首次被纳入贵州省运动会竞技体育组。“这次我们对参赛选手的打分,突出一个‘严’字!”副总裁长钟明英说,12个裁判同时打分,不放过每一个细节。

运动员要想拿高分,不仅要打得规范,还要打得美。“就算是0.1分之差,也决定着完成质量的高低。”贵阳队主教练杜晖说。

“规则对标全国赛,国际级、国家级裁判亲自讲解和示范。大家都非常重视,期待打出精气神。”钟明英认为,这次比赛对贵州武术发展具有重要意义,竞技赛事象征着参赛选手水平和评判标准的提升。

高标准影响着运动员的发挥和态度。“备战期间狠抠细节,就算练上百遍,也绝不将就。”来自省体校的王佳佳夺得男子甲组南拳南刀全能比赛金牌。他说,与其他比赛相比,参加省运会在心理上有着特殊的成就感,更是通往更高水平竞技场的重要渠道。

“轻微晃动、附加支撑、精神面貌不好……这些小瑕疵都会反映出短板。”杜晖说,打分严、标准高对引导贵州武术向“高难新美”方向发展有着助推作用。“大家通过省运检验技术‘纯度’和‘精度’,从而科学规划今后训练,我们的高水平运动员自然越来越多。”

比赛满是“细节控”意味着公平公正。“零申诉!运动员、教练员对结果很满意。”总裁判长张军告诉记者,从参赛人群和技术水平来看,贵州武术正处于后发赶超的状态。省运会武术套路比赛的举办,除了会带动更多人习练武术,也会影响大家对高水平比赛的定义。

术语解读

“热钱(HotMoney)”又称“逃避资本(RefugeeCapital)”,是充斥在世界上,无特定用途的流动资金。它是为追求最高报酬及最低风险,在国际金融市场上迅速流动的短期投机性资金。它的最大特点就是短期、套利和投机。正是靠它,上世纪90年代末国际“金融大鳄”索罗斯一手制造了亚洲金融危机,在短短半年间掀翻了整个东南亚国家金融体系。

短期利率正处在波段高点,或还在走高;短期内汇率蓄势待发,正要升值。只要中国符合以上两个要件,热钱就会源源流入。

一般在发展中国家,经济正在起飞,国民所得正在增长,股市正待上扬,只要相较于他国符合以上要件,都能吸引八方热钱进来。

@蹲点干部蹲点往下再蹲实一些

组织领导和机关干部定期下连当兵或蹲连住班,既是发扬我军光荣传统,也是领导机关依法履职尽责、改进工作作风、密切官兵关系、促进基层全面建设的现实需要。当前,部队各项战训任务繁重,机关和基层的时间都十分宝贵。蹲点干部不能只满足于“蹲”到了、“帮”过了,要真蹲实帮,奔着问题去、解决问题回,用有限的时间和精力使蹲点的效益最大化。请看来自南部战区空军雷达某旅两则关于蹲点的故事。

初春时节,随着天气转暖,南部战区空军雷达某旅某高山雷达站的健身房人气高涨。正在该雷达站蹲点的旅纪检监察科科长江舟与官兵一同挥汗如雨。看着宽敞的场地、丰富的器材,想起自己曾为健身房改造出过一分力,江舟感到十分自豪。

去年年初,江舟到该雷达站蹲点。在与官兵“五同”的过程中,狭小的健身房引起他的注意。不足20平方米的健身房里,放置着跑步机、动感单车、卧推架、拳击沙包等大小10余种训练器材,看上去十分拥挤。

“以前因器材短缺发愁,现在因器材太多烦恼。”该雷达站指导员张智说,之前机关干部下连蹲点时,该站反映了官兵室内锻炼器材不足的问题,机关受理后很快为他们配发了一批训练器材。但站里由于房间紧张,只能将器材堆在一起,导致官兵的健身问题只解决了“一半”。

“有没有别的办法?”面对江舟的疑问,张智没有直接作答,而是带他来到距离宿舍楼不远的两间装备仓库前。“只要把待报废的方舱挪个地方就能解决。”张智言语间有些犹豫。因为涉及机关多个业务科室,沟通协调的事让他为难。

“回应关切”,还应多问“是否满意”。蹲点结束后的总结会议中,江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回应官兵需求,为基层配发物资器材,本是帮困解难的暖心事。但如果对落实情况和配套措施跟进掌握不及时,就容易给官兵带去‘幸福的烦恼’。”不少蹲点干部和基层雷达站主官接着江舟的话畅所欲言,“机关为基层临时来队家属房新购置的沙发,因尺寸略长影响开关门,人员进出时容易磕磕碰碰”“新配发的取暖电油汀,没有考虑营区线路老化、电压不足的问题,导致不能同时使用”……10余个前期蹲点干部带回并已经“解决”的问题,再次被提上议程。

江舟带回的问题当场由训练、装备、营房等业务科室共同“接单”。经过一番协调,装备科在符合封存装备管理规定的前提下,将待报废方舱转移到该雷达站阵地旁空地,用其他方式进行封盖。腾出空房后,营房科将两间库房打通,进行墙面和线路改造装修。训练科根据实际情况再增减部分器材。

好事办好,官兵叫好。没过多久,该雷达站官兵就用上了崭新的健身房,各类健身器材真正实现“物尽其用”,成为官兵提升体能训练成绩的好伙伴。

“唐参谋,大伙儿真诚邀您再次到我站蹲点帮带……”3月上旬,南部战区空军雷达某旅组织机动比武轮训,该旅训练科参谋唐义满刚到训练场,就被各雷达站训练骨干团团围住。看着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唐义满不禁回忆起去年蹲点之后,组建军事训练巡回帮带小组的经历。

去年8月,由于某雷达站站长执行驻训等任务不在位,机关选派唐义满赴该站蹲点代职。其间,他发现该站官兵存在参训积极性不高、训练效率低等问题。为此,他经常铆在训练室带着官兵开展训练。经过一段时间“督导”后,官兵们的训练热情和训练成绩有了明显提升。

然而,唐义满归队仅1个多月后,他听闻该站在第三季度军事训练考核中因成绩靠后受到通报批评。面对唐义满的疑问,该站副站长张石勇连声叹气:“机关抓一抓就见效果,一放松又‘打回原形’。”经过反复沟通和深入分析,唐义满认为,该站训练水平一直不高的根源在于缺乏训练骨干,导致组训方法单一等问题突出。

帮抓见效,不能“见好就收”,而要多思能否收到长效。唐义满立即向旅领导汇报情况,并建议在全旅范围内遴选素质过硬、经验丰富、责任心强的优秀训练骨干成立军事训练巡回帮带小组,由他带队再次赴该雷达站,有针对性地蹲点帮带一段时间。

这个建议很快得到批准。唐义满再次来到站里,和帮带小组成员对该站训练骨干进行系统全面评估,对存在问题和薄弱环节“各个击破”,通过传授组训方法、纠正错误做法等为该站选拔和培养了数名训练骨干,打好后续训练工作基础。

一石激起千层浪。此后,唐义满接到基层的“求助”电话越来越多。在旅领导支持下,今年年初,唐义满与帮带小组筛选了6个骨干力量相对薄弱、自主抓训能力欠缺、处于后进梯队的雷达站,采取“蹲10天具体帮”的方式依次开展专项蹲点,“解剖麻雀”拿出解决办法,受到基层官兵的欢迎。

让唐义满欣喜的是,他的“成功案例”正在被不断复制。旅机关在全面摸清各基层雷达站建设薄弱环节的基础上,集中全旅精干力量组建装备抢修、心理骨干等小分队,分赴有需求的基层雷达站持续开展帮抓帮带活动,按照“上半年一对一精准帮,下半年逐一回头看”的思路,力求实实在在提升基层自建能力,强化基层“造血”功能,在抓长久、抓反复中推动基层建设持续向好发展。

《军队基层建设纲要》明确,各级应当建立和落实“当兵蹲连”的抓基层工作机制。蹲点工作做得好不好、实不实,基层官兵最有发言权。蹲点干部代表着一级机关的形象,要靠真蹲实帮赢得官兵尊重信赖。

“身入”更要“心入”。机关干部到基层蹲点前,应了解蹲点单位的建设基础、官兵情况、现实环境等,到达后在进一步了解情况的基础上,迅速有的放矢开展工作。俯下身子、拉近距离,自觉与官兵实行“五同”,打开官兵的话匣子,如此才能了解基层实情。

“发现”更要“解决”。发现和解决问题是蹲点的目的所在。在了解实情的基础上,不能“凭经验”或“想当然”,还应深入调查研究,站在蹲点单位实际考虑,切实找准问题症结所在。在解决过程中,应拿出“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勇气和“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毅力,持续跟进,确保好事办好、不留“尾巴”。

“授鱼”更要“授渔”。提高基层自建能力是党委机关指导帮带的着力点。蹲点干部解决问题不能只盯着表面、只看到短期,要以“主人翁”心态立足长远。一方面,充分发挥自身经历、思维、业务等方面的优势,将平时积累的好理念、好方法传授给基层干部骨干,帮助他们提升本领。另一方面,积极与蹲点单位官兵一同搞好全面建设形势分析,研究对策措施、给出合理建议,通过练强“内功”实现可持续发展。此外,还要在蹲点结束后“常回家看看”,确保成效长久巩固。

巴西柔术黑带五段的中国第一贴!

昨晚鑫江搏击俱乐部产生了三条蓝带选手,这也是费尔南多教练第一次在中国授带,让我们一起祝贺他们,愿他们在巴西柔术的道路上走得更远!

(由于巴拉金同学受伤休息没能参加训练,所以大家之后只好狠狠的抽了他一顿表示祝贺“泄愤”)

(葡萄牙语 “Corredor Polons”译为“波兰走廊”,是巴西柔术升带时的传统仪式,当一个学员升入下一带色时,其他学员为了表示鼓励(泄愤),支持(不满)时,用自己的腰带抽打升带者的身体。)

空手道这项目为何只“特供”东京奥运会?

确定日本武道馆作为奥运空手道比赛的承办场馆后,世界空手道联合会主席安东尼奥-埃斯皮诺斯发出感慨:“1970年我们第一次举办世界锦标赛就是在武道馆,如今51年过去,奥运会的首次亮相,依然在同一座城市,同一个地方。我们相信空手道将成为东京奥运会最壮观的项目,绝对不能错过。”

也许埃斯皮诺斯更应该感慨的是,这个历史可以追溯到15世纪,拥有上亿爱好者的项目,足足用了五十年的时间才艰难进入奥运会。

早在上世纪70年代,世界空手道联合会的创始人雅克-德尔库特就表达过进入奥运的诉求,不过直到本世纪初,他们才线年,空手道首次被列入奥运会的候选项目,一同参与竞争的还有高尔夫、轮滑、壁球和橄榄球。为了避免形成所谓的“人气”排名,每个项目最终获取的票数不予公开。2005年,在新加坡举行的第117次国际奥委会会议上,空手道和壁球双双获得了半数以上的票数,但是没有达到规定的三分之二,因此伦敦奥运会没有增加一个项目,反而减掉了棒/垒球。

四年之后,空手道又输给了高尔夫和橄榄球。“我们会继续尝试,因为所有人都认为参加奥运会才是运动生涯的巅峰。”埃斯皮诺斯说,“我们不能放弃这个目标,我们配得上奥运项目。”

到了2013年,空手道协会成员国稳定上升到183个,电视转播和赞助收入的数据越来越漂亮,世界空手道联合会也加大了投入。然而这一次“申奥”空前激烈,除了滑板、攀岩、壁球、冲浪和武术之外,之前被踢出奥运会的棒/垒球也准备卷土重来,而且只有一个名额。以至于埃斯皮诺斯一直强调重在参与,不要抱太大希望。

结果,空手道没到投票环节就败下阵来,之前被踢出奥运的摔跤杀了个回马枪,获得最高的49票,其他所有项目成了陪跑。

不过幸运的是,空手道搭上了东道主的顺风车,2014年国际奥委会对奥委会设项进行改革,东道主组委会可以提出设项申请,但出乎很多人意外的是,作为空手道的母国,日本其实对于空手道入奥并不热心,要不是时任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强势介入,空手道甚至连候补名单都进不了。

日本对推动空手道入奥不积极主要有两方面:第一,作为空手道的发源地,日本其实并不具备统治力。2010年空手道世锦赛,日本获得2金2银2铜,在奖牌榜位居第3位,2012年世锦赛,他们拿到4金1银6铜,排在第2位,而法国队7金2银4铜,位居首位;

第二,空手道虽然历史悠久,但是在日本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受欢迎。因为空手道发源于琉球(冲绳)群岛,而非日本本土,大多数日本人将其视为一种非主流的的技艺,有说法称空手道起源于从中国少林寺,最初被称为“唐手”,上世纪二十年代的日本著名武术家船越义珍(电影《精武英雄》里船越文夫的原型)也对类似观点表示认可。

直到1935年,日本武道机构才正式接受空手道。讽刺的是,正是由于空手道在日本本土不受欢迎,才得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获得蓬勃发展的机会。

1945年盟军占领日本,麦克阿瑟宣布全面禁止军事教育和演习,鉴于武士道是日本军队和武士精神的源泉,所有与之相关的武术全部被取缔。而空手道不依附于武术传统,更像健美操,因此幸存了下来,成为1945年至1948年之间唯一可以公开练习的武术,很多美军士兵也跟着操练起来。

很多人认为,空手道和其他日本武术一样,继承了自我牺牲和尊重权威的传统,正是这种内在的价值观帮助日本在战后的废墟中重新崛起。然而,空手道的危险性让人望而却步,直到上世纪90年代,比赛几乎没有限制,选手之间经常打得头破血流。如此危险的项目很难找到赞助商,也无法吸引家长。

马修-汤普森是日本上智大学的教授,在东京研究空手道已经有九年时间,据他回忆,有一次遇到一个空手道教练,对方一张嘴,牙齿已经没剩几颗。“空手道名声不好,受伤几率很高。”汤普森说,“父母和长辈都不希望孩子练这个项目。”在日本,空手道的报名人数一直在下降,孩子们更喜欢柔道和剑道,或者足球、棒球这些在西方国家流行的项目。

此外,空手道多年的内斗传统让他们在“申奥”过程中无法形成合力。空手道分为刚柔流、松涛馆、和道会、系东流四大流派,各流派之间因为师承原因,很少横向联络,形成各自为政的局面,各个协会、组织之间斗争不断。

1970年,世界空手道联合会(WKF)的前身世界空手道联盟(WUKO)在西班牙成立,并举办了第一届世界空手道锦标赛。通过不懈的努力,空手道在1981年成为世界运动会(主要以非奥运项目为主的运动会,4年一届,2025年将在成都举办)的正式项目,正是从那时候起,确定了型和组手的比赛模式,沿用至今。

1985年,WUKO被国际奥委会承认为国际单项体育组织,然而国际传统空手道联盟(ITKF)进行了申诉,认为他们更早提交了申请,同时WUKO并不具备代表全世界空手道组织的权威,国际奥委会一度取消了对WUKO的官方认证。直到1993年,WUKO进行改组,更名为WKF,才于1999年重新被国际奥委会承认。即便如此,WKF在世界范围内并没有获得广泛的认可。

很多传统的空手道家明确反对空手道进入奥运,甚至对将空手道称为运动的说法感到愤怒,在他们看来,现代奥运会对个人荣誉毫不掩饰的追求,是对空手道精神的背叛。

“在西方的运动中,目标是不惜一切代价,赢得胜利。”汤普森说,“在日本,即使是对打,空手道也不仅仅是为了得分,关键是你怎么做。这是一种文化差异,在西方的体育项目里,如果你获胜,可以欢呼,可以捶打手臂来吸引观众。在空手道里,这是严格禁止的,会被立刻取消比赛资格,因为你必须时刻尊重对手。”

而在8月7日的比赛中,沙特的哈梅迪一脚KO对手,却因为没有及时收力,违反“寸止”原则被判犯规,对手躺着拿下金牌

来自冲绳空手道中心的达-卢兹也持相同的观点,“本质上空手道是和自己竞争,而不是和其他人比赛。比赛对年轻人来说不是什么坏事情,那也是一种体验,但是你不可能一辈子这样。在冲绳,很多空手道家会一直练到80多岁。它不是一项运动,而是我们文化的一部分,就像跳舞和弹三弦琴一样。”

大阪健康与体育科学大学运动心理学教授土屋广信曾为日本奥委会提供咨询,他认为空手道进入奥运,需要制定新的规则和训练方案,处理教练员和运动员的关系也需要新的方法。

规则的调整已经先行一步,为了降低运动员受伤的概率,让观众更容易比赛,空手道修改了计分系统,对动作的使用进行了限制,比如不允许用开掌技术击打脸部,不能用可能造成对手受伤的危险摔技,禁止攻击喉咙、腹股沟等脆弱的部位。总而言之,安全第一。

这样的改变无法让所有人满意,提高安全性的同时,观赏性不可避免地下降。很多空手道从业者表示,希望规则允许更多的身体接触,比赛形式能更灵活一些。有人反对简化计分系统,认为这么做只是讨好西方观众,还有人吐槽型的比赛形式太过浮夸。“人们担心,一旦为奥运会制定了规则,我们就不能再修改了。”汤普森说,“空手道会更像柔道,失去一些本真的东西。”

任何一个项目想要进入奥运,都需要在保持传统和满足现代运动的需求之间寻求微妙的平衡,显然空手道还没有掌握这种技巧,甚至有可能成为奥运会的一次性项目,2024年巴黎奥运会已经确定不再开设空手道。世界空手道联合会已经放眼2028年的洛杉矶,因为空手道在美国有更广泛的群众基础。

美国空手道联合会主席菲尔-汉佩尔指出,在最近的泛美运动会中,空手道是电视转播中最受欢迎的格斗项目,他希望空手道在东京的首次亮相可以让更多人的产生兴趣,促使这个项目在2028年重返奥运会。

谈到空手道的未来时,前世界冠军宇佐美莉香认为,就像型一样,最关键的因素仍然是平衡。“将空手道看成一项运动,这是非常重要的,当然它也是一种武术。正因为这两部分同时存在,空手道才成为空手道。”

尴尬不?韩国摔跤东京奥运会颗粒无收网友:韩国整体低迷更尴尬

北京时间8月4日,今日是东京奥运会的第12个比赛日,今日奥运会乒乓球男子团体战:中国VS韩国,昨日叫嚣自己是不可战胜的韩国男子乒乓球运动员被现实啪啪打脸,最终中国队大比分3-0击败韩国队晋级决赛。

其实尴尬的不止韩国乒乓球运动员,昨日奥运会男子古典式摔跤67公斤级16进8的比赛后,韩国选手不敌埃及选手后,这宣告了韩国摔跤队在本次奥运会上的征程全部结束。这是韩国摔跤队在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获得1金1铜以后,第一次在奥运会上颗粒无收。

其实不仅仅是摔跤遭遇低谷期,韩国体育代表团整体表现也都是一般,东京奥运会赛程已经接近结束,目前韩国一共取得6枚金牌,韩国代表团在最后几天几乎没有夺冠点,金牌数很有可能就是不到十位数的:6。要知道。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中韩国拿到13枚金牌,现在连一半都没拿到,韩国体育怎么了?

更让韩国观众不理解的是本届比赛,日本已拿到20块金牌与39块奖牌,将韩国队远远甩在了身后,本来这2个国家的体育实力是差不多的。

截至目前,2020东京奥运会的金牌榜第一的依然是我们中国,32枚金牌一览众山小,作为一名中国人,小编倍感自豪,这个夏天,与SUV的领导者:威兰达,一起畅享惊奇,助力奥运,中国队,加油!